矫情的鹌鹑蛋

子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想摸摸好想摸摸好想摸摸好想摸摸好想摸摸好想摸摸好想摸摸好想好想摸摸摸摸好想摸摸好想摸摸好想摸摸好想摸摸好想摸摸好想摸摸好想摸摸好想摸摸好想摸摸好想摸摸好想摸摸好想摸摸好想摸摸好想摸摸好想摸摸好想摸摸好想摸摸好想摸摸好想摸摸好想摸摸好想摸摸……

向喜欢了两个冬天的男孩子表白,理所应当的被拒绝了。难过的的要命,我长这么大第一次那么喜欢一个人啊,也第一次为一个人理直气壮不经大脑的干那么多蠢事,就这么被一句话否定掉了也太不公平了吧。并不是想哭的心情,而是心脏像被挖掉一块,空荡荡的痛感迟钝的蔓延上来,一边安慰自己【好了没事就这样好了】,一边不可抑止的消沉。

真是坎坷啊,我的恋史。